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一千零一次告别

                               いろはxみこと




——闭上眼睛,不要睁开。


男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相比于突然响起的声音,更让少女感到讶异得是自己对这把声音的顺从。她乖顺的闭上了眼睛。心跳声咚咚得撞击着耳膜。她觉得自己应该会很紧张才对,但心情却与想象正好相反——仿佛期待已久的命运,终于降临了。她自己也不明白这份心情的缘由。


一切都太突然了。


你是谁?

 

——我是……。

你可以想象我是色彩,也可以将我想象成乐器运作流淌而出的歌谣,蜿蜿蜒蜒,随处可见,轻盈又透明。

 

 

你在哪里?

 

——我在空气里。

经过你身边的每一阵风,每一段气流,我都曾在那里。它们代替我抚摸你柔软的头发,轻触你年轻美好的面颊。

 

 

少女紧闭着的双眼缓缓流出泪水。

 

 

为什么我不记得你?

 

——……。

 

为什么我会流泪呢?

 

——……。

 

泪水一串串滴落在灰色的水泥地面,留下一块块小小的神色圆点。

明明该是非常熟悉的,却怎么也记不起。

她觉得自己的身旁,就在刚刚,还应该有那么一个人。


——さようなら。


你要去哪里?!


回答少女的,仅剩下猎猎风声。

她慌忙睁开双眼,想要看一眼这个上一瞬间本该存在于自己记忆中的”人“。

混沌的眼睑内景象为瞬间飞散的蓝色蝴蝶替代。它们像风一样哗啦啦的响着扇动蝶翼,四散而去。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


然后都不见了。


少女的神情从惊异渐渐变为茫然,她缓缓抬起手臂触摸面上还未干透的泪水,微微张大了双眼。


”我为什么在哭呢?“



###



高高的观览车上浅茶色的男子安静地坐着。

随着观览车一点一点的升高,机器嘎吱嘎吱运作着。


——世界很安静。

不知为何给了他这样一个错觉。

因为谁也不在。


ああ、まだ、消えてしまう。


少女的笑声仿佛还在耳畔回响。


何为喜悦?何为悲伤?

何为爱恋?何为痛怆?


她的笑容就像金平糖的味道一样。她的泪水就像没有甜味的食物,令他难以下咽。


男子眨了眨眼,泪水从眼角慢慢滑落。

随着眼泪的轨迹,他的身体渐渐淡化在空气之中。


少女一定还在笑着吧。


みこと、私のみこと。次の運命で、まだ会おう。

私の、けして交わらない、もうひとつのツキよ。


===

↑瞎写的……有点难过,想虐一虐自己,回忆一下いろは消失的场景。下次脑补好一定好好写OTZ

评论
热度(2)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