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見ちゃいけない”

#纯粹妄想。纯粹的OOC。
#病态、流血。
#慎。




















犬夜叉和桔梗。






桔梗美丽的脸庞。
桔梗艳丽的黑发。
桔梗鲜丽的嘴唇。
桔梗从白色的袖口微微露出的纤细白皙的手臂。






……啊啊。






那双美丽得如梦似幻的手,好像轻轻一触碰就会消失一样——一点点抚摸上了犬夜叉的脸。





没有人比桔梗更适合红白相衬的巫女装了。






不喜欢被人触碰的犬夜叉。







原来并非是只有自己才可以毫无阻碍地触碰他啊。






忧郁的犬夜叉那张脸比往日看起来更加得端正了。
美丽的琥珀色兽瞳。仿佛盛装着浓稠的蜂蜜,又或是芳香醇厚的美酒。






……啊啊,有了醉意。








同样身着巫女装的黑发少女纤细的身体晃了晃,好像醉了一样。衣服的尺寸似乎有些大了,鲜红色的袴一直没过脚趾,白色的袖子完全遮住了指尖。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摇晃着,摇晃着。
转过身去。







笑声止不住了。








——啊啊,美丽的身影们刻进了眼睛里。








少女举起双手轻轻覆上双眼。滑落至手肘的宽大袖口。过于纤瘦的手臂看起来一折就要断了。








嘻。嘻嘻。嘻嘻嘻。







摇晃着,摇晃着。










咯吱,咯吱。







咕啾。







黏答答。





















“……か…め……”






“——かごめ!”






幽深的森林里有些潮湿。随着逐渐的深入,雾气和水气也愈加加重了。


半妖的少年心中的不安也随之上升到了一个极点。






少女不见了。
据说是寻着自己离开的方向而去了。但自己回来了,少女却没有回来。






——她一定看见了。







空气中充满了少女的气味。可以称之为异常的浓郁程度,令他原本就称不上绝对敏锐的嗅觉几乎失灵。










宽大的白色袖口从古树庞大的树干后隐隐露出。




——在这里!





他加快了脚步。








少女披散着黑色的长发,背对着他坐在树下。一动不动。








浓烈的血腥味。









停在了少女的身后。他忽然失去了走过去的勇气。











“——…犬、夜叉?”




少女柔软的嗓音。一如既往地温柔。








少年的心中松了口气。
她还活着。








少女微微动了动,缓缓转过头。
















血。
血血血——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全是血。





少女白皙的脸颊上布满了一道道已经凝固成黑色的血痕。





两个空洞。







“犬…夜、叉……?”






露出了笑容。







“对不起呢,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











白色的袖口——只有位于手背一侧是白色的。隐藏在宽大的袖口下,纤细而柔软的少女年轻的手中,卧着两颗变了形的眼珠。











“对不起。对不起。”

评论(6)
热度(7)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