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犬かご。

#原作剧情较前期,かごめ刚刚确定自己心意的时候。

#不推荐支持犬桔的朋友观看。但申明一下我挺喜欢桔梗的。

#かごめ性格OOC设定,黑化。

#流血有。可能犬夜叉不会出现【。

#如果这样也没问题的话,欢迎向下——

 

 

 

 

 

 

 

 

 

 

 

 

 

 

 

 

 

 

 

 

 

 

 

 

 

 

 

 

 

 

 

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漂浮在半空,被一个透明的圆形结界包裹着。

四周是参天的古树,苍郁繁密的枝叶交错着,几乎遮蔽了头顶全部的空间。耳畔交织着铃虫的鸣叫声。

身着异国服装的少女眨了眨眼睛,慢慢直起身,包裹着她的结界将她缓缓送回地面。

 

浑身轻盈得不可思议。但她很快就明白了原因——这似曾相识的情况,她原本应该在看见包裹着自己的结界的那一刻就明白。眼前身着红与白相间的巫女装的美丽女子同样身处一个圆形的半透明结界中,高举着的手臂环绕着无数怀抱死魂的死魂虫,魂魄微弱的光芒下女子的面容白皙得近乎透明,毫无生气。

自己是在追寻着犬夜叉的途中突然失去的意识。失去意识的原因与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脑海里都没有丝毫印象。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每一次都是自己先一步找到桔梗。

少女在心中自嘲的想着。

 

她拍了拍自己翠绿色的短裙,从容地向女子——桔梗走去。

 

“是你帮助了我吗?”她斟酌着,选择了帮助这个词。“谢谢你。”

桔梗优雅地将魂魄纳入身体,缓缓收回手。白色的死魂虫随之散去。瞥向少女的眼神冰冰凉凉,没有任何感情。“我并没有想要救你。”片刻之后她才开口回答。“但你若横在路边,就妨碍犬夜叉来找我了。”

“是么。”少女的反应亦十分平淡。“那也还是谢谢你。”

“……你没有谢我的必要。”

美丽的女子收回视线,声音同眼神一样冰凉。

“以一个感谢就可以免去欠的情,再便宜不过了。”少女直视着眼前的女子,黑曜石般的眼眸中有着某种坚毅的情绪。“我不想欠你人情。”

“………”

桔梗的目光再次投向这个被称为自己转世的少女,带着打量的神色。

“……如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我要回去了。再见。”

少女并不理会她打量的目光,转身就要离去——既不是同伴又非自己所寻之人,没有继续牵扯的意义。更何况,这个人上一次见面时还想要杀死自己。

“——…!”

刚刚踏出一步身体就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后背直直撞上不远处的树干。突如其来的猛烈撞击令少女剧烈地咳嗽起来,背上传来的钝痛令她的脑海产生了片刻的空白。

“……太弱了。”

桔梗垂下手臂,居高而下的视线中饱含着轻蔑,冰冷地注视着坐在地上痛苦地咳嗽着的少女,一步步向她走来。

“居然也被称为我的转世。”

她停在少女的面前。面对面的两个女子身形没有什么差异,面容有八分的相似,气质却完全不同。

“你不该在这里。回到你应该在的地方去!”

凛冽的话语仿佛承载着言灵的力量,划破了空气。

背倚着树干勉强维持坐姿的少女显得十分狼狈。桔梗的话语给她又增加了一层负担。她平复下呼吸,擦了擦嘴边溢出的血,弯出了一个充满嘲讽意味的笑容。

“……我不回去。”

女子皱起眉。

或许是长久相处的缘故,少女倔强的姿态与那个半妖的少年很相似。

“那你就永远留在这个结界里吧。犬夜叉不会找到你的。”

 

 

 

 

 

 

 

-ケモノ-

 

 

 

 

 

 

 

 

 

 

 

 

“你讨厌我。”少女将沾染上自己血液的手背随意的擦在翠绿色的裙子上。“但我却不讨厌你。因为……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和我爱着同一个人的可怜人。”她毫不退让的直视着眼前女子的双眼。“你说的没有错,我是一个弱小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不依靠别人,连自保都做不到。”她将手伸向背后的箭筒,摸索着。“更不用说伤害他人了。”缓慢地抽出了一只带着白羽的箭。她轻抚着箭木质的柄,白皙的手心隐约露出近日时常进行弓箭练习所留下的痕迹,冰冷的金属箭头反射出尖锐的光。然后她将箭高高举起。“我所能做到的——只有伤害自己。”

噗嗤一声,尖锐的箭头没入少女的左臂中。

桔梗冷冷地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少女因为疼痛稍稍扭曲了面容,她仍然笑着。

“你是一个强大的人,你永远也不会懂得弱者的生存之道,永远也不会懂得利用自己的弱小。”她拔出箭头,再次戳了上去。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纤细的手腕一滴滴落在草丛里。

“我虽然不知道你跟犬夜叉的过去是如何的,但我知道你跟他之间不仅有爱,还有恨。”少女微笑着的脸有些疯狂。她一下又一下重复着伤害自己的行为,血腥味渐渐在空气中扩散开。“而我跟他之间,将只会有爱。”

“……你疯了。”

桔梗的声音冰冷而平静。

“哈……这话可轮不到你说我。”

鲜血染红了少女半边的衣服,冷汗濡湿了她额前的发丝,疼痛一点点吞噬去她脸上的血色。沾满了血的箭从她手中掉了下来,血液从她垂落着的左手上落下,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かご……かごめ!”

 

 

风中传来少年的呼唤声。

直到此刻桔梗才明白少女自残的原因。渗入泥土的血腥气将少女的所在告诉了他。

少女扶着树干,捂着自己流血的手臂踉跄着站起身。黑夜一般的眼眸仿佛要将一切的光亮全部吸进去,深不见底。

“……真是个、蠢女人…”

低语一般的声音中交织混杂着她此刻复杂的情绪。她挥了挥手,包裹着少女身周的结界融化在了空气中。这样的信任,如果那个时候——

她忽然露出了微笑。宛如凌晨时分的露水,转瞬即逝无法触及的美丽。寂寞又哀伤。然后在少女的目光中转过身,乘着无数的死魂虫离开了。

 

——像梦境一样。

 

 

 

 

 

 

 

 

 

 

在少女带来的异国药品的作用下,左臂上的伤口很快被止住了血。

包扎着这些伤口的年轻法师表情十分严肃,锐利的眼神仿佛能够看穿默不作声的少女心中所有所想。

“——かごめさま。”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同样沉默着的半妖少年,用郑重的语气说道。“这些是箭伤,没错吧?”

少年白色的兽耳抖动了一下。年轻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少女抬起脸,露出了微笑。

“请不要误会了,这是我自己弄出来的伤口。”她的声音十分平静,就像是在说着每一天的天气一般随意。“多亏了这些伤口,否则犬夜叉也不会循着血的味道找到我了。”

“…………”弥勒沉默了,面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他不知道该如何接少女的话。半晌之后,他叹了口气,拿着被少女的血染红的布站起身。“……我去清洗一下这些东西。”——给留下的两个人独处的机会。

 

少女坐在地上,弯曲着的双腿交叠着,身上的血污颜色已经开始变黑。她尝试着去触碰被白色的绷带一圈圈包裹着的左手,痛得发出细微的抽气声。

“见到桔梗了吗?”

她没有抬头,声音有些低沉。黑色的发丝从她脸颊的两侧垂下,从少年所在的角度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没有。”

红衣的半妖少年弯下腰,坐在了少女身边。干燥的稻草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留着尖锐指甲的手轻轻地拉过少女的左臂。

“——嘶。”

少女发出吃痛声,却没有拒绝。

少年一边打量着少女面上的表情,手指一边轻轻地从包扎起来的白色绷带上划过。

“我见到桔梗了。”

少女迟疑着,缓缓地开口道。少年的温度从他拉着自己左臂的手心传来。很温暖。

“……我知道。”

几乎是即答。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少女的身上沾染有那个女子的气味。而找到少女的地方亦充满了她的气息。

 

再次陷入了沉默。

 

少女的左手忽然握住了少年的手。因着伤口的缘故动作十分缓慢,她用单手仿佛摸索一般,一点一点将自己的指尖送进他的指缝,与他大了自己一圈的手相扣。

少年的身体震了震,不知道是否是碍于少女左臂的伤口,他没有拒绝,看着少女娇小的手指缓缓收拢。交握着的手心。

 

——心底有一个黑色的洞。

 

“……我是一个卑鄙的人。”少女低垂着眼睛,仍然有些苍白的脸颊让少年联想到幼年时在母亲古色古香的居室内看见过的白色瓷器。纤长的睫毛颤动着。“我说了一个谎。”

 

——里面住着一只怪兽。

 

“……在看见桔梗吻你的时候,我是真的想杀掉她。”

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交握着的左手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

“我绝不会死的……绝不会像、她一样……”

 

——今天也发出像风声一样的嚎叫。

 

少年眼眸像是被剪下的一片夕阳,温柔而澄澈的金红色。注视着少女的目光有些哀伤。他将少女的头轻轻按在了自己的肩上。

他不知道自己除了道歉以外还能说什么。但同时他又明白,少女并不想听见他的道歉。

肩头传来湿润的感觉。

“……不要、死…啊。”

他听见自己用略微嘶哑的声音如此说道。

“我绝对、绝对不会……死的。”

少女带着哽咽的声音如此回答。

 

 

 

 

-完-


评论
热度(11)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