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怪物

#犬かご。

#OOC。黑化かごめ。大约跟前一篇《獣》是同一个かごめ?

#纯粹妄想片段,实在是懒得动笔写多余部分了……xsk

#如果这样也没问题的话,欢迎向下——

 

 

 

 

 

 

 

 

 

 

 

 

 

 

 

 

 

 

 

 

 

 

 

 

 

 

 

 

 

 

 

噗嗤。

 

 

噗嗤,噗嗤,噗嗤——

 

 

 

 

 

温热的液体溅在少女年轻而又美丽的脸颊上,顺着她柔美的下颚线条一滴滴滑落。她的长发是湿润的,因着光线的缘故看不出准确的色彩。

 

 

 

 

 

 

 

 

 

一下,又一下。

 

 

 

 

 

 

 

 

 

少女纤细的手臂重复着举起落下的动作。

 

 

 

 

 

 

 

 

 

 

 

咯吱,嘎吱嘎吱。

 

 

 

 

 

 

筋骨摩擦的声响。

 

 

 

 

 

 

 

 

 

 

她垂着眼睛,十分专注地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喘息着。

 

 

 

 

 

 

 

 

 

 

 

噗嗤。

 

 

 

 

 

 

 

 

 

 

不是犬夜叉所以没有办法让铁碎牙变出妖刀的状态。但看似腐朽破败满是豁口的铁碎牙,到底也还算是一把刀。这般轻易地就——

 

 

 

 

 

 

 

 

 

 

 

 

 

咕叽。

咕叽咕叽。

 

 

 

 

 

 

 

 

 

 

 

 

少女恍惚地想着。

 

 

 

 

 

 

 

 

 

 

 

 

啪嗒啪嗒。

 

 

 

 

 

 

 

 

 

处于少女刀下的物体早已失去了其原本的形态。被切开的四肢,完全被戳穿的腹部,搅作一团的破碎内脏。仅有血液还是热的。在这初冬的温度里冒着丝丝的热气。

少女身上异国的衣装早已看不出颜色了。血液混着肉片和内脏的碎块喷洒在她身上。早已失去生命了。然而她仍然没有停下手中穿刺切割的动作。

 

 

 

 

 

 

 

 

 

 

 

 

 

 

“——让你……威胁他…………”

 

 

 

 

阴暗地声音。

半边脸被浓稠的血液掩盖住了,少女的表情无法捕捉。

 

 

 

 

 

“想用我……威胁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见鬼去吧!!!!!!!”

 

 

 

 

 

 

 

 

 

 

 

少女充满狂气的笑声夹杂着刀刃一下又一下刺穿肉块的声响,在空荡的洞穴中回响着。

 

 

 

 

 

 

 

 

 

 

 

 

 

 

 

 

 

 

怪物-カイブツ-

 

 

 

 

 

 

 

 

 

 

 

 

 

 

 

 

 

 

 

 

 

 

 

——最讨厌你们这种东西了。

 

 

 

妖物很了解名为犬夜叉的半妖。毕竟是为了复仇而来,如何能不将自己的仇人了解清楚。它知晓自己的仇人身边有弱小的人类少女,并且那正是他的弱点。正面交锋它完全不是半妖的对手——虽然它很不愿意承认这种事情——所以在跟踪了二人数日之后,它终于瞅准了半妖不在的时机前去绑架那个人类少女。这样的话,半妖就不得不乖乖听话了——它得意地想着。

 

抱着一把破刀的人类少女正如它想象,惊慌失措,却被自己恐吓几下就放弃了抵抗,湿润的眼睛中充满了恐惧,手无缚鸡之力。它非常轻易地就将这个穿着奇怪的少女带回了自己的巢穴,一路上还不忘留下少女的气味为不在的半妖做路标。

 

完全的放松了警惕。

 

直到少女拔出锈刀捅进了它的心脏时,它都还沉浸在自己成功的喜悦中。

 

 

——豹变的少女。

 

 

 

少女墨色的眼眸中盛装着愤怒与憎恨。

毫不犹豫地踩在妖物的胸口将铁碎牙拔出,用力砍掉了它的头——那双震惊的眼睛仍在骨碌碌的转动着。

所有的动作都敏捷地不可思议。

 

 

 

——如果不多刺几刀,或许没法杀死它。

 

少女唯一迟疑的,是自己到底需要戳上多少刀才能杀死这个妖物。

 

——毕竟……是妖怪啊。

 

这么想着,下落得刀刃愈发快速了。

 

 

 

“所有、想要…伤害他、的东西……!”

 

 

因为自己而受伤的少年的身影。

他紧抿着的嘴唇。倔强的脸。

无论何时都会护在自己的身前。

 

 

 

“——都决不原谅!”

 

 

 

 

 

 

 

 

 

 

 

 

 

 

 

 

 

 

 

 

 

 

少年返回的时候,少女抱着铁碎牙睡得正熟。他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下了。下意识地放轻自己的动作,缓缓走到她的身边坐下。

 

地上的火堆仍然烧着,与自己离去前相比仅仅是柴火少了一些。

 

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血腥味。

 

他皱起眉。

 

源头正是身旁熟睡着的少女。

 

他稍稍凑近少女,仔细地嗅着。虽然已经十分淡了,但确实是血的气味。

 

少女换了衣服。他记得他走前,少女身上穿着的是被称作“校服”的衣装。翠绿色的短裙。而现在她穿起了备用的巫女装。

 

他伸出手轻触少女乌黑的头发。有湿润的感觉。

 

——原来是去洗澡了。

 

自己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心一直悬着,唯恐独自被留下的少女出什么事。

 

 

“——犬夜叉…?”

少女闭着的眼皮滚了滚,张开了。黑曜石一般的双眼中带着惺忪的睡意。她抬起头,半支起上半身,柔软的头发划过她些许露出衣领的那一截白皙的肌肤,披散在身后。

“你回来啦——”

仍然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有些可爱。她揉着眼睛说道。

 

“嗯。”

少年盘起腿,又向少女身边挪了挪,然后将她的脑袋压在自己的腿上。看着少女小巧的脸一半陷进自己的衣服里,又长又黑的睫毛随着她眨眼的动作抖动着。他伸手拨开滑落在她嘴边的一缕发丝。

“——继续睡吧。”

 

少女以几不可见地幅度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只要你好好的。

 

 

 

 

 

-完-

 

 

 

 

 

 

 

 

 

大概是后记的东西:

 

想了又想,最终是没有让犬夜叉去询问血腥味的事情xsk

一直觉得被当作威胁他人把柄的人很痛苦,一定很不甘吧。

 


评论(2)
热度(6)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