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二月份题目微小说(还剩四个题目qwq)



#狡朱。

#微小说。

#可能会有严重角色OOC。

#题目来源: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09cffe00100tw6b.html









01. 百

他们相识仅仅只有一百天。



02. 冬季

呼出的气体,那些泛白的轨迹,在描摹进眼瞳之前消失殆尽。指尖冰凉。这是化不开的、只属于冬季的温度。


“…嗯?怎么了监视官,你很冷吗?”

他夹在手中的烟袅袅得燃着。

“……还好。”


这样的温度刚好好。这是有你存在的温度。真希望冬天永远不要结束。
遇见你之后,我的每一天都是冬季。



03. 紅酒

“……监视官,看来你真的很能喝啊。”

他苦笑着注视着端坐在对面沙发的女子,用被酒精浸透得有些沙哑的嗓音说道。

“是…吧。”常守朱握着高脚的玻璃杯,矜持的小口啜着杯中深红色的液体。然后她蹙起了眉。“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酒精的味道。”

“……明明这么能喝?”

对方挑起眉,露出有些讶异的神情。

“特别是红酒。”她垂下眼,将酒杯搁置在圆润洁白的膝盖上,双手捧着杯缘轻轻地摩挲着。踌躇一般的开口。“……它总让我……想起血。”

沉默了片刻,他忽然站起身,走到朱的面前,稍稍弯下腰将她手中的酒杯抽出。

“狡啮さん…?”

女子露出不解的神情,微侧着的脸还有着些许不属于20岁的稚气。但这些都将很快消失。

“——不用勉强自己。”他将杯中剩下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不想喝就不喝。怎么说…这都是女人的特权啊。”



04. 透明的

她总觉得自己与狡噛慎也之间有一堵透明的墙壁。不管怎么尽力的伸出手也触不到,只能凌空描绘着他的衣角。


是年龄的差距吗?

是经验的差距吗?

是身份的差距吗?

是色相的差距吗?


她想不出准确的答案。

忍不住露出落寞的神情。

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敲击那面隔在两个人中间的无形的墙壁,借此发泄自己内心的焦躁。


“…嗯?什么事监视官?”

眼前的青年转过了头,有些不解地看着她的脸。

“诶…?啊…!我……”

原来自己的手敲在了他的背上。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他笑了笑。

“嗯不……没什么。”


原来也不是很远啊。她默默地想着。



05. 手機

沉默。除了沉默什么也没有。


——那一端的你过得还好吗?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何时才能重逢?我们……还能重逢了吗?


——那一端的你辛苦吗?我逃走了以后一定给你增添了很多的负担吧。工作还顺利吗?有没有受伤?


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然后通讯就切断了。



06. 巧克力派

“…吃吗?”

朱微微侧过椅子将一块包装完好的点心递到他面前。这个时候他刚刚将手中吸至尽头的烟按灭在桌上的烟缸里。


一系的办公室今天加班的人只有狡啮和常守。


“……不了,我不怎么能吃甜的。”

他轻声拒绝道。

“……”他年轻的上司看了他一眼,露出有些可惜的神情,将伸出的手收了回去。“我觉得甜食刚好可以既补充热量,又可以饱腹呢…”

“你以后加班的时候可不要老是这样吃啊,”他打开烟盒,取出第二支烟。“还是要好好吃饭。”

咔哒一声轻响。浓厚的烟味再次飘了出来。



07. 黑筆

“——抱歉,监视官。能借支笔吗?”

他转过椅子朝着年轻的上司询问道。

“诶…?我前面不是已经借给你一支了吗……?”

新任的监视官露出十分不解的神情。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在自己乱糟糟的桌上翻找起来。

“抱歉……我忘了。”


她站起身,走到他的身边,倾身从那一堆杂物中准确的将黑笔抽了出来,递到他的眼前。柔软的笑着。

“没关系。狡啮さん辛苦了。”



08. 呼吸 

女子将下颚搁在他的肩窝处,沁凉的鼻尖抵着他的脖颈,轻微的呼吸喷在皮肤上有些痒。

他忍不住加大拥住她身体的力气。用自己的下颚摩挲着她浅褐色的发顶,那些柔软的触感。


——我们都还活着。


真好。



09. 香氣

嘴唇与嘴唇之间盘桓缠绕着缠绵的白色烟雾。烟草燃烧散发出的尼古丁和焦油的香味。

女子垂着眼睛,专注地注视着他的嘴唇。唇瓣若即若离,将对方吐出的烟雾吸进口中。

然后他稍稍拉开一些距离,又吸了一口烟,继续倾身与女子交换着烟雾。


“……だらしないな…”

几乎是呢喃在她的嘴唇上的话语。


“あなたも楽しんでいるじゃないですか?”

女子的睫毛颤了颤,贴着对方的嘴唇回答道。



10. 陶瓷

狡啮轻轻地抚摸着朱微微弓起的后背,些许凸出的肩胛骨,腰部中间深深地凹陷。

手上的触感仿佛陶瓷。

光滑又年轻。


“……你真的是20岁吗?”



11. 鬱金香




12. 獨角獸

#这篇是以我即将写的半架空狡朱的梗为前提的。

#24岁监视官狡啮和18岁的朱。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是那篇文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简直就像Unicorns一样。”

无意识地将心中所想泄露了出来。他有些窘迫地以手背碰了碰自己的嘴唇,咳嗽了一声。

“Unicorns?”

少女赤着脚站在窗台上,双手背在身后的姿势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年幼了。她稍稍转过头,微微地笑着。半透明的纱裙垂落至她的膝盖,裙摆在风中轻轻地摆动着。她很少穿这么长的裙子,他有些遗憾又有些安心的想。

窗外缓缓飘落的雪就像她的衣裙一样,柔软,洁白。

“快下来,你穿的太少了。”

他向她伸出手,轻声说道。

“你还没有告诉我Unicorns是什么意思。”

少女狡黠一笑,侧身避开了他的手,仅有纱裙的边角从他的指间流泻而过。

“……是独角兽的意思。”

他收回手,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

“啊……原来如此。”她轻轻地笑着,转过身来,仿佛知道他一定会接住自己一般,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直接投进了他的怀中。“我知道,那是纯洁的象征。”

“…………”

他被她的撞得连连后退了两步才站稳。有些无奈地看着怀中的少女,叹出一口气。

“……谢谢你。”

这么说着的少女,笑容中掺进了悲伤。


13. 香蕉

“最喜欢的水果……是香蕉?”

“嗯是的!”

“……真是小孩子气的喜好啊”

“这么说好过分啊狡啮さん!”


14. 情人節

“情人节?那是什么?”

他看向身边身高只到自己肩膀的娇小上司。

“对不起…我也没有听说过……”

年轻的女子露出有些愧疚的神情,诚恳的道歉。



15. 飛機

#剧场版内容,没看过的注意。


在飞往SEAUn的飞机上,她一直很迷茫。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她仍然能在脑海中清晰地描绘出狡啮慎也的形象。他修长的身材,坚毅的下颚线条,凌厉的眼神。最后一次见面的那一天,金色的稻田里金色的夕阳,被明暗分割开的他似笑非笑的脸庞。


——如果他真的变了,怎么办?

她正是怀抱着这种怀疑与担心下定决心只身一人前往的海外。


——但早在从那一天起,他就已经是一个杀人犯了。

自己与他的立场从那一刻开始起就已经颠覆了。执法者,和犯罪者。


她下意识地攥紧了双手,黑色的套装短裙被捏出深深地皱痕。


这一趟飞机即将达到的地方,仿佛就是她的命运。她即将迎接的命运。生命中难以衡量的重量。


——如果有那么一天,如果。


“……我一定要亲手结果你。”


她闭上双眼,轻轻地做出承若。




16. 粉色



17. 幸運草



18. 刺青

——女子身上的刺青是暗红色的。成熟到即将腐烂的玫瑰。



“…狡啮さん。”

年轻的监视官半张脸隐没在夕阳的阴影中。他看不起她的表情。


“什么?”

他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她的下一句话,这样的沉默让他感到莫名的焦躁,于是他出声提醒道。


女子稍稍向前迈了一步。血一般的夕阳颜色与阴影从正中横向分割了她年轻的脸庞。她沉郁的目光让他觉得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我要以监视官权限向你取一些血。”


她的声音虽然平静地与平日没有二致,但他却直觉其中所包含的疯狂。他垂下视线,沉默了片刻,嘴角扯出一个充满了苦涩的弧度。


“我没有拒绝的权力,监视官。”


然后她露出了笑容。



——将血液与刺墨混合在一起。



19. 窗外



20. 樂園

大家都还在。征陆大叔,滕君,小雪,奶奶。宜野座先生还是监视官,但扎着马尾,没有戴眼镜,会撒谎,会喝酒,会笑,会害羞。青柳小姐仍然会在交班的时候碰见。酒々井监视官的双眼还是同样的颜色。神月执行官也没有选择逃跑。

你也还在,在我们的身边。执行官也好,监视官也罢。

你的朋友也都好好的。

槙岛圣护不曾出现,鹿矛囲也不存在。

世间一切罪恶都能被惩处。


——哪怕我再不是那个我,再也无法与你相遇。


评论(5)
热度(19)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