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独占欲

 迟到的情人节贺礼xsk



#剧场版前提宜朱,但内容跟剧场版无关,怕剧透的太太们请放心食用。

#狡朱前提的宜朱,大致上应该是宜→←朱→狡。怕雷的太太们赶紧右上点叉xsk

#安定的R18,嗯。算是练笔吧。

#可能会OOC……因为我一直写狡朱萌狡朱看狡朱理解狡朱嘛xsk

#写着写着可能会暴走……说不定朱爷跟狡哥有过一次【。总之就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没有任何的预兆。

(それは何らかの前触れ、ではなかった。)

 

噔噔,噔噔。

鞋跟敲击着无机质的地面,不紧不慢地声音就仿佛鞋子的主人此时的心境。

 

——满满的余裕。

(余裕たっぷり。)

 

黑色套装的裙摆随着她笔直迈动的脚步摇曳着。

 

——不过那都是骗人的。

(……なんてね。)

 

刚刚还在公安局刑事课廊下安定地响着的复数脚步声,在监视官专用的休息室自动门刷得一声开合后消失了。

 

 

 

====================================

因为就是R18练笔所以全文很短,没什么营养含量……

移步里站→这里❤

因为公告里已经写过密码了所以从今天起不再补充。麻烦自己翻公告。

====================================


她趴在他的胸前,娇小的身体完全覆盖在他的身体上,没有一处触碰到其他地方。她支起上半身,褪去黑色外套的右手袖子,然后一颗颗解开白色衬衫的纽扣,同样褪去右边的袖子。


“嘶……”


扭过身的时候她微微皱起了眉,抽出一口气。


右边的腰侧浮现出了手掌印,还未形成淤血的鲜红色。衬着她白色的内衣看起来格外的刺目。


宜野座的手轻轻覆上那块红色的掌印,抚摸着。


“……抱歉。”

每一次他都无法好好地控制自己左手的力气,这几乎已经成了惯例。


“没……关系。”

她慢慢俯下身,将自己的脸颊贴在宜野座裸露出来的胸膛上,闭上眼睛。

“我也不是那么柔弱的女人……”



“——我不想再想起那个人的脸。不想再想起他的声音……真的……很讨厌…………”

她的睫毛颤动着,仿佛要哭泣一般——然而并没有泪水。


“——但我却从未这么感谢过他。”

他轻笑了一声,继续抚摸着女子腰间的淤痕,开口道。

“幸亏他跑了,再也回不来了。”


“……宜野座先生不要背叛我啊。”

揪住他胸前衬衣的手攥成了拳。

“啊啊,你可要好好地盯住我……”



-end-



↑我就是想试试写这样的时候……本来想写舔背的,但用在另一个梗里了,还没发出来,不好自己重复xsk

哎呀我瞎写的……你们不要打我【。

评论(2)
热度(19)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