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260mm的距离





 

 

#谢绝询问密码,谢绝评论。

#插图是  @怪力亂神。  胡桃太太画的w 看了文就知道图是怎么回事啦。

#25岁社会人士狡啮x17岁高中生朱。

#因为是架空,人物性格可能多少都有点ooc啊。

#写给胡桃太太的脑洞。安定的R18。

#注意一下,文中相关内容全部都是瞎写脑补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直接无视掉吧。设定上也有很多漏洞……因为最终目的只是写工口,所以就全部无视掉吧OTTTZ

#【260mm的距离】16开小说本侧长为260mm,是最适合随身携带阅读的尺寸。多见于大部分书籍印刷与装订。

 

 

 

 

时间是下午的三点五十三分。

日期是星期四。绝赞的工作日。天气晴好——虽然身处地下站台的现在完全感受不到就是了。

 

距离约好的时间四点整狡啮早到了差不多七分钟。他有些不自然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环视着四周。这个时间点既不是下班高峰期也不是学生们放学的时间,有乐町线月岛这一站的月台显得格外冷清。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月台上零零散散的站着一些等候地铁的乘客,他贴着墙壁缓慢地向一号车厢的方向走着。

从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滑开屏锁,画面上跳出来的是一张少女的照片。第无数次确认。照片中的场景是下课时的教室,位于照片正中留着浅褐色齐耳短发的少女略显稚嫩的脸上流露出有些迷茫的神情,像是刚刚被人从身后叫了名字,她侧过身体,下意识地看向声音的方向,稍稍睁大的眼睛是同头发相同的颜色,微微张开的嘴巴看起来又小又可爱。然后他深深地叹出一口气,将图片关闭,调出手机中的Line。

 

「我到了。你在哪里?」

他用单手敲出这样的话,点击了发送。几乎是在发送成功的瞬间,对话框下浮现出了已阅的字样。

「在月台的最尽头」

少女回复的很快。

「靠近一号车厢的位置」

在看见上一句话出现已阅状态的同时,她又补充道。

 

狡啮锁上手机屏,将它重新塞回口袋。大步朝着少女所描述的地方走去。

 

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月台最尽头座椅上的少女,不仅仅是因为她同照片上看起来毫无二致,同时也是因为一号车厢的位置不靠通往地表的出口,再加上时间点的缘故,那里除了自己和少女以外再没有第三个人。脚步停在了离她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他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她看起来比照片中还要娇小——身上的学生制服他有些印象,似乎是附近以高偏差值而著名的私立高中制服——那样娇小的少女此时正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专心的看着手机。时不时撩起因低头的姿势而垂落至眼前的短发,将它们重新拨往耳侧。过长的制服袖子几乎遮住了她手掌的三分之二,只留出几寸纤细的手指。完全并拢的双腿以及即使是放松姿态也依旧挺得笔直的脊背,让他立刻就知道少女与他印象中的一般女子高中生不同。看得出来她出生于教养十分良好的家庭。优等生。脑海中紧接着浮现出这样的名词。

 

“……朱?”

他走近她的身边,叫出少女事先告知于他的名字。

她抬起头,视线离开手机转向同她的身形相比高大太多的狡啮,下意识地发出啊的一声轻呼。瘦削的脸颊让她的眼睛看起来格外的大,微微下垂着的眼角让她透着一股天真而又忧郁的气质。少女看着狡啮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收起手机站起了身。双手自然的交叠着,垂在身前——即使是站着,她也需要仰起头才能好好地注视狡啮的眼睛。然后她侧过身,对着狡啮快速地行了一礼。

“你好。”

那是属于少女特有的柔软腔调。

她弯起嘴角露出了微笑,霎时就将她适才给他留下的所有关于忧郁的印象一扫而空。明朗又可爱,正像是她这个年纪所应有的感觉。而这也更加的加深了狡啮心中的疑惑,他不明白这样的少女为什么会做援交——但与此同时,他也仿佛恐惧一般的感受到了这样的少女所具有的诱惑力。

“哥、哥?”她微微歪过脑袋,试探着对狡啮的称呼。“嗯……先生?怎么称呼?”天真的表情和快速开合的嘴唇让他觉得有些眩晕,他立刻闭上眼伸出手按了按眉心,以掩饰自己内心的动摇。

“狡啮。狡啮……慎也。”

下意识将全名报了出来。

“狡…啮。狡啮先生。”朱小声地重复着狡啮名字的发音,然后再一次绽出笑容。“感觉汉字应该挺难写的。”

“……嗯。”他含糊地应了一声,然后试着转换话题。“要……去喝点什么吗?”既然已经见到面了,那么一直站在这个地方也不是个办法。当然,他并没有真的有想要同这个小了自己差不多七八岁的少女发生什么的打算——至少现在是这样。

少女打开手机屏幕看了眼时间,果断地摇了摇头。“不了,直接去狡啮先生家里吧。我想早点回家。”然后她伸出手,轻轻地挽住了狡啮的手臂,亲昵的将半边身体都靠在了他的身上。

他看着自己被挽住的手臂露出了复杂的表情。这下可麻烦了。他有些头痛的想着。想要同她拉开一些距离,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少女,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答应下来的。

 

 

——时间回到星期二的晚上。

 

 

加班到接近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原本就人手缺乏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佐佐山和狡啮两个人。一开始只是在聊着关于女性的话题——打开这个话题的人当然是佐佐山——然后就理所当然的扯到了狡啮的私生活上面。佐佐山这个前辈兼下属的存在对于狡啮来说实在是有点棘手,他既认可于他的工作能力,又苦恼于他那种随时都会各种意义上爆炸的随意性格,老实说就是困扰。接着被佐佐山以你的人生简直是没有颜色的为由,强行在手机上安装并注册了Line。

事到如今他也差不多准备妥协了,事实上他自己心里并不排斥这种结识异性的方式,在网络发达至习以为常的时代里这只不过单纯的是一种途径而已,况且他并不认为自己的性格会适合那样一种交际。于是他一边叹着气一边通过Line的社交功能,随便摇了一下。跳出的陌生人头像是一只粉色的卡通水母,咧着嘴笑着,昵称那一栏写着akane几个字母,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干干净净。然后点击添加好友,清脆的提示音后弹出了对话界面。

在他犹豫着该如何向这个未知的异性打招呼的时候,对方以快到令他瞠目的速度打出了极长的文字。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他有些吃惊。紧接着对话框中又跳出了新的文字。

「lo-li-ta: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界面最上方,akane的输入状态停下了。他停顿了两秒钟,在输入栏敲出了一串省略号。

「……」

然后对方的头像边又出现了正在输入的显示。

「啊抱歉,我正在看书,顺手就……请不要在意」

他想了想,输入道。

「纳博科夫的《洛丽塔》?」

「是的。您也看过?」

他弯起了嘴角,手指继续动起来。

「刚刚看开头?」

「是的」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被佐佐山从身后抢走了。

“喂佐佐山——”

“哈哈哈我看看我看看……”

狡啮盛大的叹气,放弃了抵抗。随他去吧,他心想。而且……这个开始让他觉得也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糟糕。

“哇狡啮,你摇到个文学少女啊?”

他一边夸张感叹道一边在输入栏飞快地敲着什么。

 

「传一张照片过来看看吧~♪」

他看见佐佐山敲出了这样的话,下意识地皱起眉。总觉得这会让画面对面的女性产生不悦。然而很快地,名为akane的女子传来了自己的照片。

“哈,高中生。”

他将手机塞到狡啮的眼前,动作之大差点撞到他的鼻子。狡啮不得不猛地向后缩了一缩。

那是一张在教室中用手机拍摄的照片。图中的女孩看起来只有16岁左右,迷茫而又温顺的眼神看上去十分可爱。

「高中生?真可爱❤小妹妹叫什么名字♪」

「朱」

a-ka-ne。狡啮在心中默念出她的名字。同洛丽塔一样的三音节名字。

「小妹妹是北野私立高中的学生?制服」

佐佐山一边敲出这样的字,一边转过脸来问狡啮。

“你觉得怎么样狡啮?”

“啊?”

他愣了愣,完全不知道佐佐山在说些什么。

“啊什么啊,可爱吗?”

“啊………嘛。”

狡啮揉了揉鼻尖,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确实是觉得很可爱,但这种心里话是决不能泄露给佐佐山的,否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工作生活都要被毁掉。

“那就这样吧。”

佐佐山将视线重新转回狡啮的手机。

对话界面上是少女对于佐佐山的提问的肯定回答。

「是的」

“呐,狡啮,我记得星期四你是休息吧……”

“啊…是这样没错——你要干什么?”

「怎么样小妹妹,星期四有空嘛~要不要跟哥哥出来玩♪」

「好啊」少女很快回复了。「几点?」

「下午4点在有乐町线月岛站台见怎么样♪离你们学校很近哦✧」

「好的」

“ok搞定!”

佐佐山将手机扔回给狡啮。

“喂你……这样不好吧。”他接过手机看着上面几乎令他感到眩晕的约定,艰难地挤出自己最后的反抗。“这样冒昧去约人家小姑娘是不是太失礼了点?”

“啊?”佐佐山露出一副你在开玩笑吗的鄙视神情,用嘲讽的语气说道。“这种一看就知道是援交啊,有什么关系。她想要你帮他买东西的。”

援助交际。这个他只在过去的案例学习中接触过的词语。事到如今社会这么发达了,进行这种以身体换物品行为的年轻女孩居然还有吗?

他低下头用双手的拇指摩挲着手机光滑的液晶屏幕,重复着锁定与解锁的动作将他内心巨大的动摇完全泄露了出来。

“你怕什么?只是玩玩而已啊。”佐佐山拍了拍他的后背。“难道你不行?”

“……你才不行好吗?!”

“那不就结了,去吧。”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人家才是高中生!”

“……你不要小看高中的小姑娘好吗?我国女性法定结婚年龄是16岁啊。说不定经验比你丰富多了。”

“………………”

狡啮不得不承认佐佐山说的很有道理,他无法反驳。他本以为佐佐山那样轻浮的态度会让朱觉得反感,换位思考一下他觉得如果自己是朱肯定直接就把他拉黑了。但事实上这种事情没有发生,不仅没有发生,而且相反的少女似乎还很适应佐佐山这种轻浮的语气,对于这种明显有性暗示的邀约不仅没有反感,还应承得十分爽快。他将对话记录向上滑,调出少女传过来的照片。问题根本就不是……下意识地发出懊恼地呻吟。她看上去真的太年轻了。怎么下得去手啊?!

“啊……不过,”佐佐山探过脑袋压在狡啮的肩头看着手机画面上少女的照片,摸着下巴装作深思的模样说道。“这个看起来确实小了一点啊。不然你再试着摇个大点的?”目光盯着少女看起来很含蓄的胸部。

他觉得自己对佐佐山已经无语了,第无数次深深地叹气,一边揉着眉心一边将照片关闭。

“……你够了。真的。放过我吧。”

“哈哈哈哈好好享受你的休息日吧。”

 

他将聊天记录滑到最开始,重新读了一遍后再次叹息。键盘敲出各种各样取消约定的话语,然后又一遍遍删除。最后敲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洛丽塔》不是你这个年龄该看的书。」

「啊」少女很快回复道。「您拿回手机了吗」

他露出惊讶地目光,抬起脸看了眼正在收拾东西的佐佐山,然后再次让视线回到屏幕上。移动手指。

「你怎么知道?」

「太明显了」

他仿佛能想象出画面对面的少女在轻轻地笑着。

「抱歉。」

然后界面上正在输入的状态沉默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如果星期四是刚才那个人来的话,就算了」

过了一会儿,少女发来了这样的话。

「我不会让他去的。」

他皱了皱眉,回复道。怎么可能让佐佐山这个糟糕的家伙去啊,开什么玩笑。

「那您来吗?」

这一次轮到狡啮沉默了。他知道这里应该拒绝她。但说心里话,他很想见一见这个少女。很想知道她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做。

「您不愿意见我?」

「没有。」

他继续叹气,很快地敲出这样的回复。

「那星期四不见不散」

半晌之后,他敲出最后的回复。

「……好。」

 

 

说实话狡啮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犹豫、这么拖泥带水的人,居然真的就这么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了。太不像自己会做的事了,他有些懊恼地想着。用余光去看依偎在他身边的年轻的女孩——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朱的形象距离轻易就被陌生人约出来,开口就提要去对方家里的女生太远,简直脱离常识。他忍不住频频蹙眉。原本看上去就有些难以搭话的脸现在看起来更加的严肃起来。少女仿佛是察觉到了他的不悦,慢慢放开了自己挽住他手臂的手,选择默默地贴着他走在他右手边。他再次叹气。少女看上去就是一副乖巧的模样,安安静静的走着,好像自己如果不开口,她绝不会主动搭话的样子。

就像是被自己吓住了一样,他想,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于是他尽可能温和的压低自己的声音,开口道。“怎么这么早就下课了?”

“是早退的。”少女扬起脸,露出狡黠的笑。“我跟老师说身体不舒服,就让我先回去了。”

“这样不好。”

他有些无奈地说道。

“狡啮先生住在这附近吗?”

她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四处张望。走出地表的一瞬间,仍旧有些刺目的阳光让她抬起手遮住了眼睛。这个动作令她再次贴在了狡啮的手臂上。

“……对。”他想起佐佐山同他说过的话,接着问道。“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少女移开遮住眼睛的手,扬着脸看向他。似乎还有些不适应阳光,她的眼睛眯着,充盈着的水光反射着金色的阳光,让它们看起来像是琥珀色的。像酒一样。他想。

“之后我会告诉你的。”

她这么回答道。啊啊,她果然——这样的回答让狡啮心里有些烦躁。

“……你都是这样的吗?不确认我是什么人就这么答应出来。”她甚至都没有问自己的年龄和名字。“太没有警惕性了。如果我是个老头子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少女噗嗤一下笑出声。“你明明就不是。”左手轻轻地捏住了他西装的衣摆,另一只手揉着右眼。“现在不是就见到了吗?”

“这不是借口,你知道的。”迈开脚步向前走去。感觉到少女捏着他衣摆的手松了开来。“如果我要对你做什么的话,从你出来见到我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迟了。”

少女几乎是小跑着跟在狡啮的身后,察觉到这一点的狡啮叹了口气,放慢下自己的脚步。这一次她捏住了自己的袖口。仰起下颚稍稍侧过脸来看着他,敛起了笑容——这样的表情不知为何让他觉得有些刺目,那双在阳光下呈现为琥珀色的眼瞳中仿佛盛装着某种他知道,却又不想知道的东西。

“做什么?”她轻声重复狡啮的话。“我不就是为了让你对我做些什么才出来的吗?”

少女的脸天真而又稚嫩,然而说出这番话来的她让他觉得有一种境界线被模糊了的感觉。她的话语有些挑衅,又有些试探的意味。

他强迫自己移开视线,选择了沉默。

 

 

***

 

 

他打开自家的门,然后让开门口的位置,示意少女先进去。娇小的少女双手拎着自己的学生包,微微欠身,在玄关脱掉鞋子走了进去。

“打扰了……啊。”玄关正对着的房间门是打开着的,一眼就看见了房间中放置着巨大书架,上面满满的排列着各种各样的书籍。“我可以进去看看吗?”仅仅穿着袜子的脚踩在地板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她跑到了门边,转过身问狡啮。

“——等等。”他低声阻止少女,然后将自己平时使用的室内鞋丢到她的脚下。“穿上。我家地板不太干净。”

少女迅速地将自己的脚塞进狡啮大了太多太多的拖鞋里,跑进了他的书房。他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搭在沙发背上,也向书房走去。

拎着包的少女微微下垂着眼角完全舒展开了,流露出艳慕的神情。纤细的指尖划过书架上一本本书的书脊。整个房间四壁都是书架,全是书。

“你喜欢书?”

他的目光追随着少女将每一个书架都逛完,靠在门框上轻声问道。

她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书架上移开,转过脸来看向狡啮。

“是的,我很喜欢看书。”

狡啮注视着少女的目光有些复杂,有些欲言又止。然后他转身离开了书房。

少女走出书房的时候狡啮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思着什么。

“我想借用一下浴室,请问浴室在哪里?”

她用柔软的腔调轻声问道。狡啮住的地方隔音十分好,明明靠着马路,外面的声音却完全听不见。

他抬起头,指了指另一扇关闭着的房门。那里是他的卧室。

 

目送着少女的身影消失在他房间的那扇门后,他叹出今天内的第无数次口气,让身体完全陷进沙发柔软的皮革里,仰起头盯着天花板上的荧光灯出神。还是带回来了。他有些沮丧的想道,然后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闭上眼睛,耳畔响起浴室中的水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总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事到如今,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他想我其实只是跟她聊一聊而已,只是想弄清楚她为什么……为什么小小年纪做援助交际这样的事情。与照片上所给予他的印象完全不同,少女比他以为的态度要强硬许多,看似柔软很好说话的模样,而实际上自己说的话一点都没能动摇到她。不仅如此,被动摇的人还是自己。少女那模糊了年纪的气质和境界线让他渐渐无法单纯将她当作一个未成年人看待。就好像被迫窥视到了内心的深处一样,而自己只是在刻意的忽略和逃避着什么。

 

我懊恼的到底是什么。他自问。感到烦躁的原因真的只是因为自己很被动吗?

 

他下意识地从外套的口袋中摸出烟来,推开烟盒的一瞬间动作又停了下来。叹气。家里有未成年人,怎么好在她面前抽烟。撒气一般将烟盒丢回茶几上,啪得一声响。

在他想好答案理清所有思绪之前,浴室中的水声停了,片刻之后响起了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他抬起眼看向自己的卧房,但仅仅看了一眼就立刻慌忙移开了视线。他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捏了捏眉心掩饰自己此刻复杂的心情。

少女倚在他卧房半开的门边,只穿着内衣。

“我洗好了。”他听见少女这么说着。声音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你不过来吗?”

他深吸一口气,重新将视线缓缓地移回少女近乎赤裸的身体上。纤细的四肢,苍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粉色的裹胸肩带有一边从肩头滑落了下来,同样是粉色的内裤有很宽的一道蕾丝花边,将她的腰勾勒得让他觉得好像一掐就会折断一般的细。她的神情十分平静,微微歪着的脑袋让她看上去有点可怜的味道。浅褐色的短发沾了些浴室中的水雾,有些湿润。

“你觉得,这样真的可以吗?”

“事到如今……还要问这个吗?”

他坐直身体,注视着少女。

“…………我没有那个打算。”

“我知道。”少女伸出双手,侧过脸,取下头发上的发夹。“所以我在努力。努力让你有那个打算。”她直直的回视着狡啮冰蓝色的眼睛。“你都已经把我带回来了。”

他无以回答,只能就这么与她以视线僵持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忽然挑起嘴角微笑了起来,转过身,轻抚着门框说道。“你一定在想我太小了。”长长的睫毛在双眼合起又打开的间隙伴随着她的呼吸轻轻地颤动,她没有去理会自己滑落的肩带。“可是我已经17岁了,明年的四月就能满18岁。”她的头向后仰着,同从她肩头滑落的肩带一样的角度倒着看着他,似笑非笑。“——你真是我遇到过最饶舌的对象。”纤细的手指离开门框,她走进了卧室。“有点冷。”

 

——真是……要命啊。

 

他沉默了片刻,站起身。扯松自己的领结,将领带整根抽出来,揉了揉扔在沙发上。

 

——如果被煽动到这个地步还继续犹豫的话也太丢脸了。

 

她正坐在他的床上,上下轻甩着自己两条纤细的腿,在看见狡啮关上房门的时候,那双大了她的脚太多的拖鞋吧嗒一声落在了地板上。她露出微笑,朝着他伸出双手,像撒娇一般的动作,示意他来抱她。

他向她走去,顺着她伸出的手臂慢慢抱住她,然后将她推倒在床上。嘴唇压在她耳畔,轻轻地说道。“……你很擅长诱惑。”

少女勾着他的脖颈,满足地笑着。

“真的吗?那太好了。”

“我并没有想要夸奖你的意思。”他注视着她看上去十分天真的眼眸,关于理智最后的挣扎正在快速地被它们溶解。“别得意。”被一个小了自己八岁的小姑娘玩弄可不怎么愉快。


-------------------------------------------------------------

表站部分到此为止。

里站戳→这里❤

再强调一遍我的R18谢绝评论谢绝询问密码请动动手翻翻我公告

评论
热度(39)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