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Abyss(短打)

#因为是短打不打tag了……只是今天跟朋友聊到剧情突然就想到了后续里的这么一段,先写出来xsk 免得后面时间一久我忘干净……^q^

#没头没尾的很抱歉!

#等后面真正更新认真写的时候我会把这篇删除xsk 是说我真没弃坑……只是觉得这篇有点压抑太难写了所以先去写好写的新脑洞而已【【【【。

#前情是滕因为当值所以没能出的来,所以狡啮就代替滕去Vivian见朱(我知道不科学等我后面再仔细圆一圆这个说法【。),佐佐山知道狡啮居然要去夜店就闹着要跟去,没办法只好带上了他。在Vivian里面佐佐山有一如既往的调戏朱,不过朱的反应非常符合一个从业者,有点让他扫兴吧。下面短打就是在回去的路上。






“……呐,狡啮。以后不要再去那里了。”

今天的佐佐山格外沉默,从坐上车开始起就一直在抽着闷烟。然而突然开口说出来的话却一如既往的不着边际。

“啊?”握着方向盘的狡啮先是愣了一愣,随即领悟了他话中的含义。“为什么?”

他吸了口烟,长长的将白色烟雾吐出。

“特别是那个叫常守的女人,不要再接近她比较好。”就像没有听见狡啮的疑问一样,他接着说道。“那不是你应该扯上关系的人。”

“扯上关系……”狡啮皱了皱眉。“这种说法……你明知道我只是代替滕过来的吧?”——不要说得好像我跟她已经有过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一样。

他轻哧了一声,将烟灰弹出窗外。

“喂你不要把烟灰——”

“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啊狡啮,这是作为前辈的经验谈。”他不等狡啮说完就插道。“你明明就对她有兴趣。”——否则怎么可能帮滕做到这一步?借口什么的也适可而止吧。

“…………”

狡啮没有否认,只是皱紧了眉头。

“总之不要小看猎犬的嗅觉——不,或者说你要相信我作为男人的直觉啊。”他接着将烟灰弹往窗外,而这一次狡啮没有再试图阻止他。“如果你想保护好你自己的色相的话。”

“……那滕怎么办?”

“哈,那小子放着不管不就好了?”佐佐山随意的挥了挥手中的烟。“只不过是个青涩的初恋,时间久了自然就会忘掉。”

“不,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他可以但我却不行。”

“你又在说蠢话了监视官大人。”他着重突出了“监视官”这个词,吸了一口烟。“我们是已经被染黑了的人啊。”——但你不一样。“而且那样的女人也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所以说我就没说过我喜欢她!”

“有差别吗?”

他耸了耸肩。

哈啊。狡啮深深地叹出一口气,没有再接话。

“那个女人……已经被染上了颜色。”他打开车里装烟灰的抽屉,将吸至顶端的烟头按灭在里面。“——这么说吧,你,以及这些普通人,”他指着窗外的行人说道。“都是等待被染色的白纸。而我,是已经被染成了黑色的纸。”他慢慢环起双臂,靠在了椅背上。“但她是灰色的。白纸经过会被染黑,而黑色的我们……或许会被中和吧?”




完了……写着写着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那就这样吧【。反正是瞎写的【。

评论
热度(11)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