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仍然是没头没尾的东西,非常抱歉xsk


#主要是这样的剧情看到好几次……我心里面有疑惑,所以试着写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假设是在剧场版里两个人再会时候的对话。














“……现在回想起来,固定在麻醉模式的支配者,连逃亡执行官的我都可以使用,”他吸了口烟放慢了语速,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一样。“为什么那种不可侵的系统能做到这种事?”冰蓝色的目光中充满了探究的意味。“跟机器?交易?”他皱起了眉。


常守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橙色的灯光将她仍旧十分年轻的脸分割成明暗分明的两块。她的手搭在左腿曲起的膝盖上,就连那双眼中都是一整片近乎于死寂的平静。




狡啮能根据最后一次见到朱时候的对话推测出这些情报并不令人惊讶。他本来就是思维敏捷心思细腻的人,这种程度的推理不算什么。


她沉默地回视他,没有接话。




——事到如今。




事到如今,你知道了又怎么样呢?你能做什么吗?像槙岛一样掀起一次革命?把大脑们的真相公布于众?——你要回日本吗?




她下意识地吸了口气,在狡啮探究的目光中轻轻地吐了出来。像叹息一样。然后她移开了视线。




无聊。


这已经不是你知道比较好的事情了。相反你不知道才会比较好吧。




她想按照狡啮的性格,一定无法对这样荒谬的世界真相置之不理。可她不希望他再以身涉险了。她希望他可以活着,好好的存活着,哪怕一生都无法再见面。至少他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活着。那样就安心了。




“狡啮先生……就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就好了。”


朱的声音听上去情绪有些低落。




她的意思是,你就不要探究更多了。




狡啮锁着的眉头没能松开,反而拧得更深了。他有些烦躁的弹掉积起的烟灰,深深地吸了一口。也移开视线。




三年的时间……毕竟不是说忽略就能忽略掉的啊。她也好自己也好,都在各自的路上走出了很远。即使能看得出来附着在她身上的过大的阴影,自己也没有剥除甚至探究的资格和立场了。




系统……吗。


一切的一切都源自那个从他出生起就理所当然存在着的、既异常又合理的东西。









我觉得吧……好多狡朱里都写狡啮察觉到朱的异样。但说实话有什么意义……我是完全不懂啊。他知道又如何,他能怎么样,他又会怎么样?就算他想怎么样朱也不会让他深入吧。因为觉得狡啮是朱想要保护的人,已经不是并肩作战的人了。

评论(11)
热度(12)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