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狡朱log

#260mm的距离 延伸物。

#R15吧……反正我尺度大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_╰)╭

#出门买东西的时候忽然想到的东西,赶紧写下来【。

#充满恶意的脑洞【。

#高雷预警。








他们习惯约在初次见面的地方碰面。


六点往后都是下班高峰期,地铁站里人来人往。狡啮到的时候朱背靠墙壁站着——大约是没有座位了的缘故——挎着深色的学生包单手迅速地戳弄着手机。微微移动着的眼瞳透出兴味索然的神色,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每次都是她先到。

他咋舌,不禁开始怀疑她有没有好好上过课。走过去,开口唤她的名字。


“朱。”


她立刻抬起头,站直了身体。在看见他的那瞬间双眼恢复了神采,她向他露出笑容。

在她的注视下他下意识弯了弯嘴角。侧过身,等着她小跑着来到他的身边。


视线移到了她的包上。


“我来拿?”


他轻声问道。

少女愣了愣,似乎迟疑了那么一瞬间。然后将肩上的包卸下,交到他伸出的手中。

这回轮到他的动作顿了顿。朱扬起脸露出询问的神情。


“……比想象中重很多啊,你的包。”他有些惊讶,随即迈开脚步向电梯的方向走去。“看来你的力气比我想象中要大一些。”


少女扑哧一笑,追了上去。


“里面装着你的书。”

她用娇柔的声音轻轻回答道。




今天的体位是正常位——虽然右腿被架在了他的肩上,虽然因为身高的差距下半身几乎要悬空了,但还算是正常——她半张着嘴,有些吃力地呼吸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口中溢出,随着撞击所带来的不同感度变换着高低绵软的音调。

她已经开始习惯狡啮了。

体力甚至被他锻炼到可以承受两次以上的情事。

但她仍然觉得非常的不甘心,因为这个人在床上总是想方设法的折腾她,似乎非常爱看她难以忍耐的表情——真是太恶劣了。其实她并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嗜好,她也喜欢看他人因为自己失控的样子,可是这只限于余裕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反过来她只想哭。


“……习惯了?”

他好像能洞悉自己所有的想法。汗水滴在了她的脸颊上,她还是很想哭,不想理他。移开视线,专注于呼吸,企图忽略他所带来的一切感官刺激。

“好像今天很有余裕、的样子。”

他掐住她腰肢的手紧了紧,一下子撞到了她相对比较敏感的地方。她没能忍住,眼泪流了出来,连带着喘息低低啜泣。

狡啮说出这话来她就觉得要糟糕——好不容易不是后入之类难捱的体位,她觉得自己今天好不容易可以不用下床之后走路都困难了。她真后悔第一次的时候给了他太多自己很熟悉情事的印象,导致这个人一点都不对她客气。虽然开始的时候她的目的就是要让狡啮在她身上失控。她想这个人看上去那么禁欲那么正直,失控起来一定很有趣——用line聊天的时候她一眼就瞄准了他,都什么时代的人了打字居然还刻板到要用准每一个标点符号——然而他失控也就最初那么几次,很快失控的人就变成了自己。

她一瞬间在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求饶的方法,但还没等她决定要尝试哪一种,床头就突然响起了电话的铃声。

是他的手机。


“啧。”

他皱着眉响亮的咋舌,动作顿了顿,缓了下来。

少女简直如蒙大赦。腿和腰都抖得厉害,她尽量迅速地将自己的腿从他的肩上移开。近乎悬空的身体终于在他放缓攻击的情况下躺回了床上。她急促的喘着气,用手肘撑起自己的上半身,伸长了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嗡嗡震动的手机。

他虽然露出不耐的神情,却任由少女挣脱自己。原本紧贴着的下半身一点点在分开。俯下身去亲吻她因为伸手够手机而扭曲的腰肢,柔软的肌肤很容易就被留下了痕迹。

她颤抖着握住他的手机,收回手臂的途中多次因为他的亲吻差点让手机掉下去。

屏幕上显示着ギ和ノ两个假名。

在他抬起头的间隙将手机递到他的面前。


“……什么事?”

他的声音听上去比往常要冰冷不耐得多。

她几乎是屏住呼吸在听着电话里的对话内容。那是个听上去同狡啮差不多岁数的男声。似乎是工作上的事情。她隐隐松了口气,因为她知道狡啮的工作有时候就会这样,出现临时需要加班的情况。

真是来得太好了这个电话。她不禁感到庆幸。

然而没有等电话里的人把事情说完,狡啮就直接挂掉了电话。随手把手机丢回了床头柜上,咣当一声响惊得她抖了抖。

他埋下头去亲吻她的嘴唇,不耐的情绪从较平时更为粗暴的唇舌交缠间表露无遗。


“你、…电、话……工作?”

她在角度变化的间隙一边喘气一边试探着提醒道。


他轻哼了一声,将她整个人翻过来,抬高她的下半身继续先前被电话打断的事情。


“我知道是什么事。”他低下头去咬她的耳朵。“……反正迟到个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你集中点吧。”——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被放过啊。


少女被抵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她一直挺怕同他在床上用这个体位。

她在心里狠狠地咒骂他。

看来今天又要合不拢腿了。



 “……我很困扰啊,那个人真的好不客气…你看我的脚!都两天了,走路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抖得厉害。”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跟他保持床伴关系啊?”


“诶?”她露出了诧异的神色,然后一副这种蠢问题你也问的表情。“那当然是因为跟他上床很开心啊。”


“………………”

——你没救了啊少女。  




她趴在他身上玩他的手机。


说实话朱并不重,而且她娇小的身体叠在身上只能将将好到他的胸前。


“狡啮先生,你得手机有密码吗?”

她头也不抬的问道。翘起的双脚一上一下晃动着。


“……没有。”

——话说回来手机密码是什么东西?


他被少女压着,一时之间除了盯着她看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事可以做了。

她的眼睛反射着手机屏幕的光。嘴角噙着恶作剧成功了一样的那种得意的笑。


“你在干什么?”

试着询问她。


“唔……”

专注于摆弄自己手机的少女发出一声模糊的咕哝,然后就再没理会自己了。

他叹了口气。


“啊,弄好了!”她献宝一样把手机举到自己的眼前。“你看~”


——认不出来了。

下意识地皱起眉。


手机屏幕上一片花哨的粉色,白色的蕾丝花边背景层层叠叠让他联想到少女身上的内裤。每一个APP都被设置成了一个可爱的图案。非常的……少女。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她故意这么说道,露出狡黠的笑。“啊,我把你的手机密码设置成了我的生日,0401哦,要记好了啊。”


接过手机,滑动了一下页面。

“……喂,我找不到电话在哪里了。”

无奈地看着她。


“要不要拿我的照片做锁屏?我可以传给你新的照片哦~”

她就像没听见一般,拿出自己的手机飞快地动作着手指。软软的语气像撒娇一样。


——真是让人头痛的孩子啊……




“……喂。”狡啮的声音充满了困惑与无奈。“朱。”


嘶。

他吸了口气。

接着又叹了口气。


少女抱着他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


——还真是一点不客气啊……

肩上传来虎牙陷进肉里的些许感触。

他稍稍偏开头让少女更加方便将脑袋搁在自己的肩上。


“……你到底怎么了啊。”


感觉肩上那块被她咬住的衣服湿了。她像咀嚼一样咬合着,变换着角度,试图咬进更多。喉中发出啊呜啊呜奇怪的声音。

其实一点也不痛。

所以干脆放任她这么啃着了。


然后她松开了口。

撇了撇嘴的动作看上去很可爱。


“……嘴巴好痛哦。”她小声抱怨道。“你的肩膀怎么这么硬啊。”


“大概是因为都是肌肉吧?”


她又撇了撇嘴,做出“讨厌”的嘴型。


——所以我到底怎么了??



--------------------------------

瞎写的……

我本来想把朱写的有余裕一点……但失败了OTZ 反正在跟本篇剧情不大相干的短打片段……看了就忘掉吧xsk

只是觉得被电话打断这样的梗很好玩。下次写朱帮狡啮接电话好了w不知道宜野座先生会不会被吓出心脏病啊【。

评论(8)
热度(30)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