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狡朱log(2)

#2015/4/19 狡朱ワンドロお題 「素足」

#假设常守的脚非常小。脚长21cm是什么概念呢……换算成中国一般尺码的话就是33码左右吧

 

 

 

狡啮到办公室的时候滕还没有来——不过那家伙迟到也是常有的事了——时间是晚上的10点,今晚当班的监视官是常守、执行官是他和滕。现在整个一系的办公室里只有他和早到了的常守两个人。

“……常守,你在干什么?”

坐在办公室最里侧属于监视官位置的常守朱弯着腰,几乎整个身体都要缩在桌下了,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知道在干什么。

“——啊!”听见狡啮的声音她猛地直起身,额前的头发弄得有些乱。“晚、晚上好,狡啮先生!”

“啊啊。”

简短的回应了一下常守的寒暄,他拉开了自己的椅子。动作顿了顿,没有选择直接坐下,而是将视线转向就坐在他隔壁的常守。他年轻的上司皱着眉,抿着那张小嘴流露出困扰的神情,坐在转椅上不安的来回挪动着——看上去就像小动物一样。他不禁想笑。

将椅子又推了回去,他走到她的身边。

“你怎么了?”

“唔……”她苦恼的小声呻吟。狡啮顺着她的视线移向她的脚——她黑色的连裤袜被褪到了大腿上,双腿的膝盖抵在一起相互磨蹭着。他有些目瞪口呆。黑色的袜子和黑色的套装短裙之间裸露出的那一截肌肤格外的抢眼,白得有些刺目了。“那个,我的鞋子……”

她一边低声念叨着,一边低下头将袜子继续向下褪,一直褪到脚踝,侧过身体脱掉鞋子,稍稍抬起脚,把丝袜从脚上取下来。

对于狡啮来说,这简直就好像是观赏了一下一整个剥除的过程。啧,他轻声咋舌。她好像压根就没有危机意识。为了掩饰一下内心的动摇,他伸手摸了摸鼻尖。

“鞋子?”

“嗯……我新买的鞋子果然还是有些大了。”

她叹了口气,将丝袜卷了卷,搭在转椅的扶手上,接着将光裸的脚翘了起来。

狡啮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常守的脚又小又窄,他甚至有点怀疑它不会比自己的手掌更大。作为常年不接触光照的人体部位之一,它苍白得像矫正设施里那些无机质的墙壁。脚背和脚踝上都清晰地浮现着纤细的淡青色血管,皮肤看上去很薄。她的指甲修得很整齐,相比纤瘦的足身来说脚趾要丰满圆润得多。这样勾起脚背的姿势仿佛在强调着整个足部的线条。

“……你的脚好小啊。”

他用干巴巴的声音将自己的想法直接阐述了出来。

“是啊,好麻烦。”

她把脚放下,搭在鞋子上。

“麻烦?”

“其实……我的脚只有21号,但市面上最小尺寸的鞋子也是22号,除非特别去定制,很难买到合脚的。”——对于常年鞋子尺码的认知都在25以上的狡啮来说,21这个数字实在是无法产生什么实感。“冬天的鞋子倒是无所谓,袜子厚一点那一点点的大小也就可以忽视了,可是春夏这样的季节……”——再加上工作时常需要外出奔走。他在心中默默为她接上后面的话。

忽然蹲下身拾起了她娇小的脚。拇指贴着她的脚背,来回抚摸。这一次深刻体会到了常守的脚究竟是有多小,搁置在他掌心的脚真的不比他的手长。

他稍稍抬起头瞄了一眼女子的反应,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呆滞,似乎被自己这番突然的行为惊住了,忘记了反抗。

他弯起嘴角露出一个有些狡黠的笑,捏住她的脚,垂下眼在脚背上落下了一个吻。

“!”

手中的常守颤了颤,瞪大了眼睛。

“——真可爱。”

他的嘴唇贴着她脚背的皮肤,轻声低语道。

 

 


 

#很突然的展开片段,我尽量写得好懂一些哦xsk

#全员猫化

#住在狡啮家的常守发情了

 

 

少女瘫在他的床上悉悉索索的磨蹭着,哼哼唧唧,连眼睛也睁不开,脸颊上浮现着病态的红晕,全身都在发烫。这样的场景一见之下大概会以为是生了什么病吧——而事实上对于猫来说这确实也是类似于疾病的行为,求偶的本能。从雌猫身上散发出来的甜蜜气味充斥了整个房间。

“狡…狡、啮……先生……”

朱艰难地掀起眼皮,稍稍露出她看上去好像在融化一般的琥珀色眼瞳,恍惚而又可怜的眼神,四处游移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聚焦到站立在床边的狡啮身上。她用仿佛是含着舌头在说话的声音含含糊糊地唤着他,奋力地向他伸出颤抖的手。急促的呼吸,简直要哭出来了。

“……发情、啊。”他小声地咋舌。雄性的猫不会自主发情,但会被雌猫的发情信号所邀请,进入发情状态。现在待在朱身边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啧——”不得已捞住因为发情而四肢无力的朱,下意识地向他拼命伸出手的少女差一点从床上掉下去。

气味,实在是浓郁得有点夸张。

他叹了口气。怀中的少女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拼命地攀上来,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用脸颊来回的磨蹭着他脖颈处裸露的皮肤,别提有多热情——放作往常那是绝对不可能有的事情。

“……所以我就说了,你到底想好没有。到底要找谁,我送你去……宜野也好,滕也好。”

一开始的时候他是提议既然要交配那就跟自己,但当时大脑还算清醒的少女立刻就拒绝了。还抗议道你凭什么那么理直气壮——逆反期吗这是。然后他就提议了另外几位他们都熟悉的雄性。结果她犹豫着犹豫着直到发情的气息差不多都要从狡啮的家里泄露出去了的现在,也没有给出一个答复,再这样下去外面不认识的雄性差不多要被她发情的气味邀请来了,与其找素不相识的雄性解决发情期,不如找熟悉的。他想着干脆把她打包直接丢去宜野那里。

“想、想好……了,要去,”她甚至开始亲吻起他的喉结,好像她的嘴巴和身体是分开的,说的话和做的事情完全不相干。“要去……去宜野座先生家……”——都这样了还想着去别人家,你是在开玩笑吗。

从朱口中说出来的果然是宜野的名字。

“…………”

他侧过头阴着脸避开少女湿漉漉的、与其称之为吻不如说是啃咬的行为,感觉脑子里好像有某根线断掉了。

 

“——!”

被丢回床上的朱发出细微的呻吟。还好床够软。她迟缓的抬起脑袋,吧嗒吧嗒开合着红润的嘴唇,茫然地张着水汪汪的眼睛看向狡啮,好像在问发生了什么事。

狡啮的表情有些阴沉,快速地解着衬衣的扣子,然后俯下身压住了她。

“……你哪里也别去了。”

他这么说。





这两天写的。

今天的ワンドロお題是「ずぶ濡れ」……其实挺黄的,但感觉我最近擦边球写太多了,是不是应该写个虐的【摸下巴

哦对了我写第二个的时候自己都要笑死了23333 口嫌体正直嘛233333 哎哟我甚至恶趣味的想,要不干脆啪啪啪的时候也让朱迷迷糊糊的说哎呀我不要跟你做啊不是说带我去找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被堵住嘴【【【。←丧心病狂的我

评论(2)
热度(22)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