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我觉得要是我……我就写狡啮脑中的槙岛为他画一副油画。油画的标题叫绝望的少女——一片金色的稻田,血一样明亮的夕阳,跪在地上的短发少女鸢色的眼睛里没有声音的绝望。

我心中的常守一定面对夕阳难免觉得感伤。我心中的常守没有那么坚强。

但作为一个女性,同样一个女性,我不愿意也不允许自己将脆弱暴露在背叛自己的人面前。我是这样觉得的。

我想我到底是无法原谅狡啮。那个夕阳的颜色一直一直都留在我的心里,每每回想起来都挺沉重的。我毕竟不是常守啊,并不怎么绝望就是了,但确实觉得有点说不出话来,心情复杂。

生ぬるい感情より、残酷な方がいくらでもマシだ。

最近已经冷静好多了,之前一直都难以忍耐,好多次差点就要借常守的手把狡啮肢解掉了。我想那一定很痛快。
我甚至就在想,狡啮你敢不敢回头看,你敢不敢。你的信念一定坚定到百毒不侵了吧?一定坚硬到再也没有什么能打动你了。征陆大叔的死都没能让他多停一下。说实话真的是没办法原谅他。越来越没有办法释怀,我心里面对狡啮始终梗着什么。我很喜欢他,但没办法原谅他。想杀了他。
仔细想想我这也就是loser模式,因为输得惨不忍睹,输得很难看,被当面甩了一耳光,所以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来。

当初看完剧场版我第一个想写的——虽然我没写出来——其实是让常守固执的丢下他。真的是我憋着这口气怎么也想让他感受一下。“你就待在这里吧”什么的。让你被丢下一次看看,让你被排除在外看看。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榊太太写的那句话真的是对一期最后狡啮那句话的报复——“これは、私とシビュラだけの問題よ”。

真爽,真他妈爽。
不过又爽又空虚……爽完以后什么也不剩了。可是我就是这种人,就是拼着一口气,就是不能输了这口气,怎么样也好。

我真希望朱能自那以后彻底摆脱狡啮的影子。

………我到底是不是个狡朱党啊😭

评论
热度(18)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