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狡朱log(3)

又被屏蔽了,我真是日了狗了…………

真的快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真要弃了这边了xsk

逼着我用日文写文吗?!!!!



#《260mm的距离》衍生物

#擦边脑洞

#正文全发去微博了


http://weibo.com/1860008890/CeZsB2oHJ?from=page_100505186000889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我就不信这样发也还被屏……我要一直发一直发,有本事封我账号啊


 

“呐,狡啮先生。”她走到床尾,然后跳上床,四肢并用爬到他身边,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我想了很久诶,抽烟……的乐趣,是不是就在于那种轻微醉烟的微醺感?”

他靠在厚厚的正方形靠枕上——这是朱开始出入他家后他特别购买的床上用品,用处不言而喻——对上少女的视线,笑了笑。

“那是初初接触烟的人才会有的感受。”朱那双下垂眼在这个时候看起来尤其的无辜。他勾了勾手指,示意她再靠过来一些。少女听话的向他身边挪了挪,差不多到了他手臂的位置。他顺手一捞,将身体轻盈的少女捞到自己胸前,让她伏在自己身上——他总觉得只有这样的距离同她对话才更舒心,自己也是逐渐开始陷进去了。“怎么说呢,”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回答少女的问题。“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习惯性的想要抽烟而已。没有烟有时候会感到烦躁……或许你可以认为,抽烟可以让我更集中。”

“……回答得挺认真嘛。”

她玩弄着他的领带,两指夹着绸布薄薄的面来回的上下滑动。

他揉了揉少女那头栗色的短发。

“不要这样摸我的头,”她立刻侧过脸躲开他的抚摸,皱起了眉。“好像把我当个小孩子一样……”

“我如果把你当个孩子——”他沉默了片刻,托起少女的下颚,拇指覆上她因为说话而微启的嘴唇,指腹摩挲着,然后顶开唇瓣划过她整齐的齿列。他的表情有些暧昧不明,但朱直觉他现在有些不高兴。“就不会让你继续待在我身边。”

她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实在是太心塞了我要是不发点什么文字进来感觉自己就跟在骗更一样

#用日文打一下对白跟中文有些出入→虽然我一开始写这个脑洞的时候就是用的日文【。

#中文就请移步微博吧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很抱歉xsk

*没查到《牛虻》在日文里面被译作什么于是干脆用了英文我蠢莫槽我【。


「…どこまで進んだ?(本)」

「ふぇ…な、んの…話、ですか?」

「お前、『ロリータ』を読んでるじゃないのか」

「っ…そ、れは…もう、読み終えました」

「そうか。じゃあ、次は何が読みたい?」

「…お、ススメは…ありますか?」

「……そうだな。エセル・ヴォイニッチの『The Gadfly*』はどうだ」——せめて健全な読物を彼女に読ませてほしい。

「それ、学校指定の読物じゃありませんか。いやですよ、指定本とか。つまんない」

「ふう…。反抗期かお前」

「……『ロリータ』は昔のエロ本ていう説があるんじゃないですか。エロいのが、好きです(ニヤ)」

「…….…」

「『ナナ』とか」

「…そもそもあれは当時社会の政治や上流階級の醜さを皮肉する作品だろ。ーーていうか、やっぱりまだ子どもだな、お前は」

「狡噛さんって、先生みたいですね」

「…お前にそんなことをする先生いないだろう。いたら大変だ」

「ひゃあ?!……じゃ、せめて…シ、てる時……お説教をやめてください」

「そいつは…ムリな。お前が悪い」


评论(4)
热度(16)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