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时空回溯



#短打

#心里很难过很难过



——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她所想要保护的一系,想要拯救的狡啮慎也,都不在这里。他们哪里都不在了。


“你愚蠢的做法请你保留在你的三系!”


她那个时候一直在想,如果宜野座先生在就好了。他一定会一边感叹着我的愚蠢和天真,一边哪怕舍弃自身性命也尽全力协助我。

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宜野座先生穿着她熟悉又陌生的公安青绿色监视官制服,斥责她熟悉而又陌生的话语。但她却从来没有这样动摇过。


——我还能是那个让你感到骄傲的常守朱吗?狡啮先生。


“……对不起,是我给一系添麻烦了。”

她仅仅是转过身,留给他们一个瘦小的背影。


——不知道“过去”被改变之后,我所知道的“未来”是否还会存在了。


“三系听我指挥,封锁入口,准备突入!”


——那个时候……“我”又会在哪里呢?


她拔出腰间的支配者,与一系的两位监视官擦肩而过。



###



17岁的身体并没有经历过像25岁时候的她那样的训练。眼前气势汹汹袭来的训练多隆所有的动作她都很熟悉,她甚至能看破它们每一个运作的轨迹,读出它们所有的攻击模式,但身体却不是那么听使唤。

左臂确实拉伤了,而这个拉伤甚至不是在她强行逼自己的身体做出空翻动作的时候发生的,她仅仅是接连闪开了三个多隆而已,一个猛烈的转身动作。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到过去改变什么。包括奶奶的死、小雪的被杀,让滕独自一人去往诺那塔地下那个怪物本体所在地是她作为监视官所犯下的错误,都是因为作为监视官的自己太过不成熟——可是假如真的回到那个时候她想她还是会那么做。就像狡啮先生离开的时候,在那片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田野里,她还是将赌上那个时候的她的一切。能改变的只有未来。如果可以的话她更想要留在那个她原本在的时空里,背负着过去她犯下的所有的错误,品尝着痛苦和悔恨继续向未来走去。


——不知道剩下的时间还够不够让我把身体锻炼得足以应付那些意外的事件。

她注视着穿过一系的玻璃窗射入的血色夕阳出神。手中的香烟是熟悉的气味——实际上她并不能分辨出SPINEL与其他牌子的香烟燃烧发出的气味有什么不同,恐怕不用嘴巴去品尝并不能真正明白区别吧。


“……我一点、都不坚强啊……”


她回想起在SEAUn同狡啮先生再会时他对她露出的那个笑容。那个人不论在哪里都不曾迷失,他总是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用他自身的魅力感染他人为他赢来许多的支持者。他总是十分的正确,十分的明亮。而知晓了系统真相却选择保持缄默的自己逐渐走进了青碧色的阴影中。

她垂下眼,指间的香烟轻轻抖动,积累的烟灰落进烟缸里。



「常守!」

「小姑娘」

「小朱~」

「常守监视官」

「监视官!」

「常守朱」

「朱」



-Fin-

 @终末步行 感受我的爱意

评论
热度(13)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