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中刺目的阳光亮得好像室外所有东西都要融化了,隔着透明的窗玻璃眺望着路过的行人,常守朱长舒出一口气。

发明空调的人真是了不起,隐约记得是个美国人。

她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舔着刚拿到手的甜筒冰激凌。乳白色的奶油很快就融化成了奶昔一样的液体,满溢在圆筒浅黄色的脆皮边缘。而给她买了这只甜筒的人正坐在她对面捧着本文库本读的津津有味,漂亮的灰蓝色眼瞳随着手中书本的文字从左移动到右,再反复回来,接着是纸页翻过刷拉一声。她撇了撇嘴,鼓起脸颊,手背支着脑袋将视线从狡啮脸上移回手中的甜筒。

明明是出来约会的。

手指上一凉,这才发现融化的奶油已经垂到了她的手上,她歪过脸伸出舌头从那道乳白色的轨迹最下方向上一点点舔上去,捏着甜筒的手转一圈,舌尖灵活的一卷,将边缘融化的部分全部舔进嘴里。

 

 

冰激凌就是要用舔的❤

 

 

用舔的方式吃冰激凌是她的习惯,不如说她完全不知道除了舔以外吃冰激凌的方式。在同狡啮还没有发展到现在这样能共度夜晚关系的时候曾被他劝说过不要这样吃冰激凌。那会儿真是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而狡啮的语气并不能算是太好,紧锁着眉头,问他理由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自己只是吃个冰激凌而已倒好像犯了什么大错似的,她当时心里还觉得有些委屈。现在想来倒是很好笑。

变态。

她用嘴型悄悄地骂他。

不想对面坐着的狡啮像是有预感一般抬起了头,对上了她的目光。

“什么?”

他捧着在他手中娇小的有点好笑的文库尺寸书,挑眉问道。

她笑得狡黠,并不搭理他,稍稍压下脸,飞快地开始舔起甜筒来。

一边转动圆筒一边贴着乳白色的锥体边缘滑动舌头,一圈过去原本有棱有角的甜筒奶油造型就被她舔平了,丝缎一样光光滑滑。然后她又侧过脸尽力的伸长舌头,由下往上从边缘舔到顶端,手上转着,最后一下舌尖弯了一圈,把顶部柔软的奶油剜了那么一小块下来,也不急着吞进嘴里,舌上搁着那块要化不化的奶白色冰激凌挑起眼去看狡啮。

那个大了她八岁的男人叹了口气,垂下眼睛没有作声,靠着耳朵的那块皮肤隐隐透出些红色来。他按了按眉心,可惜文库本太小,欲盖弥彰。

嘻嘻。

她得意的收回目光,吸溜吸溜继续舔起甜筒,甜丝丝的奶味从舌尖融化到心底。

 

片刻后狡啮用指节敲了敲桌面,朱正好把甜筒脆皮上半截的冰激凌舔完。她抬起头注视狡啮,面上的红色都敛了个干净,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淡定的模样,她转了转眼珠,心里不屑。

“干嘛?”

咽下口中的冰激凌,她舔了舔嘴唇问道。

狡啮直起上半身,支着手臂撑在了桌上,四周看了看,然后朝她勾了勾手指。

她不疑有他,也学着狡啮的样子手臂撑在桌面上,把脸凑了过去。

接着就被狡啮捏住下颚吻住了。

“?!”

这时候才意识到刚才狡啮打量四周是为了确认周围有没有人。太过惊讶忘了闭上眼睛,好在到底是公共场合他还是有所收敛,只不过舔了舔她的嘴唇就放开了。

她捏着甜筒捂住了脸,不用照镜子也知道现在自己脸很红。

眼前的人满意地弯了嘴角。

“——如果你的吻技也能这么进步就好了。”

仿佛还嫌她红得不够厉害一般,他压低了声音对她这么说道。

 

 

-Fin-

 

╮(╯▽╰)╭

一个小时短打,我是按时完成的……但因为被拉出去跑步了现在才有空发。

评论(7)
热度(44)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