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女性身体,所以写得东西偏向男性向审美。
热衷于流氓各种欺负软妹以及美女救(踩)英雄~
我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已。

我乱写的片段

#執狡&執宜設定

#ウブな常守設定❤(一期守)唉,角色崩坏OOC……不要打死我

#突然想到的狡朱宜片段,但我偏向狡朱,吃不下的太太们请及时回避。3P前提的,这三个人互相之间是非常公平的关系。

#因为我想的时候完全是用日文想的,所以语句非常日化,还请大家不要介意



“——我说,监视官。”

“……啊?”

长得小巧的年下上司被点名,歪着脑袋看了过来,圆润的眼睛眨巴眨巴,微微张着嘴。傻乎乎的。

掩饰住想要弯起的嘴角,垂下眼把玩起手中的金属打火机。

“你说,我和宜野对上的话,10分钟内谁会赢?”


今天的任务十分枯燥,检阅新式的警备多隆。

看了大半天的多隆格斗,猎犬的耐性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诶?呃,这个嘛……嗯……”

原本是因为无聊而提出,单纯是想要欺负一下可爱上司的问题,没想到她居然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狡啮先生很厉害……”

托着腮皱着眉,视线在两个部下兼前辈的身上来回游走。

“宜野座……先生吧。”

大约单纯比肌肉和实战经验或许真的是狡啮更胜一寿,可是——她是见过机械义肢的打击力的,简直不能单单用恐怖来形容。

被点到名的宜野座弯起了嘴角,挑起狭长的眼尾看向狡啮。

“——她这么说了。”

“嚯……有意思。要不要试试?”

咔哒一声合上打火机的盖子,有着蓝色瞳孔的猎犬笑意更深了,挑衅的看着亲友。

“我无所谓。”

两个人自顾自的同时开始脱外套,完全把身为上司的姑娘抛在了一边。

“诶?诶??现在是工作时间、啊?我们工作都还没有结束!”还在状况外的常守慌张地挥着手,都不知道该从谁开始阻止。“话说宜野座先生为什么要答应狡啮先生啊?!”——真的很不像他的作风。

“我不能对不起监视官你的认可吧?只要我还是个男人。”

“哈啊?不,请不要那么——”

“对了宜野,只是这样的话有点没意思,不如打个赌吧。”

制造出了整个脱轨事件的人又提出了更加脱轨的事情。

“喂,狡啮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再——”

“随便,赌什么?”

灰绿色瞳孔的猎犬紧了紧束住头发的皮筋,毫不在意的应答道。

“宜野座先生也不要答应啊?!”

“如果我赢了,之后监视官归我……怎么样?”

“喂!!不要无视我啊——等等,什么??”

“……所以我赢了就归我?”

脱下机械手上手套的动作顿了顿,眼中的笑意敛去了,端正的面容看上去有些凌厉。

“当然了。”

“——赌了。”

然后就只剩下地上两件外套。

“喂!!!!为什么要算上我啊???”



-半小时后-


结果是狡啮险胜一些。

如果不是他们的前提条件是10分钟,大约最后的结果会是平手。

“还真是不手下留情啊,宜野。”

“你不也一样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板着脸重新将手套戴回去。“毕竟赌了东西。”

“——那么,常守我就带走了。”

“……下次不会让你这么轻松。”

随手拾起地上的外套摔在肩头,狡啮抓着常守的手就走。


“我不走!!这到底算什么啊?!”

可惜就算这么反抗着,也还是被他像提着什么东西一样一路带了出去。占了身高腿长优势的狡啮几乎是拖着她在走。

“去哪里呀?!”

“工作时候的放松也是必要的吧,监视官。”

他这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和烟盒。拐过走廊的拐角就是吸烟室和临时休息室。

“你还知道——哎呀”撞上了猛然在前面停下脚步的狡啮的后背,常守捂住了鼻子。“——知道、我是……监视官!”上挑的视线愤恨地瞪着他。

打开吸烟室的门,连带着常守一起拉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那给你一支烟的时间选择,”他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的烟雾迅速弥漫了两人间的距离。“这里,还是隔壁。”

令她感到愤怒的不甘心,早就习惯了这个人的二手烟。

“我都不要!我要回去!”

但狡啮的目光让她倒退了两步,怎么都没能去开吸烟室的门。

“你真觉得宜野会赢?”

“…………”

虽然很想回答出肯定的答案,但这个时候只能抿住嘴保持缄默——不要总是欺负宜野座先生啊!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事实是我赢了。“

“……一半一半的吧?上次不就是宜野座先生——”

“——很遗憾,如果你选不出来的话,那我就自己来了。”

“……!”

忘记了他这个老烟枪的吸烟速度,只是几句话的时间白色的烟身就近乎燃至末尾。

滋滋的燃烧声,和紧绷的空气。


3,2,1——


明灭的橙色光点在视线中下垂,消灭在烟缸中。

猎犬眯着冰蓝色的眼睛一步步靠近了过来。



-木有了-


我觉得如果是宜野座赢了!!!不会这么狂野!!!会带回家!!!!嘻嘻嘻【躺


评论(10)
热度(29)

© 狡朱垢 | Powered by LOFTER